詭異修道:從趕屍開始
小說推薦詭異修道:從趕屍開始诡异修道:从赶尸开始
夜色过半,一轮满月当空照下。
半山腰处,只见火光攒动,竟是一群人押着三人朝山上走去。
为首的是一名老者,老者是一座小村庄中的村长,他走在前头带路,后方则跟着一群村民。
村民中央五花大绑着三个人,一个小孩,一个女人,还有夜白。
许是快到了,村长回过头去,高声道:“都回去吧,留下几人与我一同上山!”
村民们闻言,纷纷点头,折路而返,只留下五名精壮青年押着三人。
再走了一段路,一座小庙出现在几人眼前。
村长快步上前,跪在地上,无比虔诚。
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庙中传出一声尖细的声音,像是掐着喉咙说话一般,声音中透着疑惑。
村长磕头,语气十分恭敬道:“大仙降下福泽,我等哪能将大仙遗忘,故此便来祭拜大仙。”
“送进来吧,你们有心了。”声音再度响起,透着股慵懒的意味。
“是。”
村长扭头示意几人将三名祭品送进庙宇中。
五名青年不敢怠慢,押着人便来到庙门前,拉开一道足以让人通过的门缝,将三人依次塞了进去,又把门关上。
然后与村长跪在一起,等待大仙发话。
……
进入了庙中,夜白眯着眼打量起来。
IMY
借着淡淡油灯火光,瞧见了高台上靠着一只黄皮子,黄皮子有小孩那般大小,肚子异常鼓胀,正一脸满足的望着夜白。
然而,先前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,地上残留的血迹肢体发出的。
这时,小女孩醒了过来,见到娘亲,便大哭起来。
女人极力挣扎,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,但都是无济于事,手臂般粗细的麻绳不是常人能挣脱开的。
“女儿别哭,很快就过去了。”女人脸色惨白,她死了无所谓,只是苦了自家女儿了。
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之中是莫大的悲哀。
“娘亲,我怕。”小女孩望着泪眼婆娑的女人说道。
“别怕,孩子,娘在呢。”女人蠕动着身体,来到小女孩面前,用脸蹭了蹭那张沾满灰尘的小脸。
高坐于案台之上的黄皮子精道:“你们都回去吧。”
这句话不是对三人说的,而是对庙宇之外的村长说的。
“是。”
村长起身,恭敬作揖,一揖到底,然后带领着村民回去了。
庙宇中。
因为黄皮子精前不久才吃了一个人,所以此时没有食欲,便道:“让你们再活一天。”
“凡人,你敢看本座?”黄皮子精眼皮一挑,高高在上望着夜白。
夜白缓缓道:“一只黄皮子罢了,我为什么不敢看你?”
“哦?居然还有人不怕本座?”黄皮子精略微诧异。
往常时,送进了的祭品,虽然会看它,但眼中的恐惧是隐藏不了的。
而眼前这人……似乎很平静,十分平静。
平静得让它有些烦躁。
口吐人言的精怪,照常来说一般人见到都会下意识害怕。
但夜白不仅不害怕,还放松了下来。
本来他以为这只精怪应该很强大,然而实际上却是他高估了。
一只黄皮子精而已,不足畏惧。
夜白站起身来,说道:“那些愚昧的村民怕你,可我为何要怕你?就凭你是只黄皮子精?”
见与自己一同被绑来的少年有恃无恐,女人心中涌起希冀。
她躺在地上,作磕头动作,向夜白说道:“小哥,请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,我死了没关系,可孩子是无辜的,来世做牛做马报答您!”
“稍安勿躁。”夜白望了她一眼,淡淡点头。
女人顿时感激涕零,不断躬身磕头,“谢谢,谢谢!”
黄皮子精
“很好,凡人,你成功引起了本尊的兴趣,本尊突然食欲大开,今日便不留你了。”黄皮子精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,竟像人一样站了起来。
然后与夜白对峙着,它忽然问出一个问题,“凡人,你觉得本座像人还是像神?”
闻言,夜白嗤之以鼻,经典老问题了。
“我看你像条狗。”夜白淡淡道。
黄皮子精顿时大怒:“狗那种卑劣畜生也配和本座相提并论?!本座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本座像人还是像神!”
“你……其实是四不像,不过性格倒是和狗蛮像的,毕竟狗都会见人就咬。”夜白道。
“好,本座记下了,老虎不发威,你当本座是病猫?!”
最強寵婚:老公放肆寵
黄皮子精怒发冲冠,抬起两条“手”,缓缓张开,嘴中喝道:“小的们,集合!”
话言刚落,庙宇外忽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砰!
庙门忽然被撞开,只见一群黄皮子涌进来,个个张牙舞爪,怒视夜白。
“你成功将本座的耐性磨没了,尝尝被撕碎的痛楚吧!”黄皮子精凄厉怪叫一声,整座庙宇的温度忽然降了下来。
“娘亲,我怕!”止住哭声的小女孩在这种情况下,极为害怕,又哭了起来。
女人弓着身子,将小女孩护在怀中,轻声安慰道:“孩子不怕,娘亲在呢,不怕,娘亲在呢。”
说着说着,女人也开始小声抽泣起来。
家中男人不靠谱,为了莫须有的福泽,竟将亲生骨肉送入虎口,当真是好狠的心。
此刻她已经彻底死心,那个男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,倘若这次成功活了下来,她想重新找一个地方生活。
带着孩子,直到将孩子抚养成人。
夜白冷笑一声,低喝道:“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!”
噗噗!!
他浑身一发力,手臂粗的麻绳竟然寸寸断裂,掉落在地。
黄皮子精本就依靠着此人被绑住,感觉胜券在握,可没曾想,手臂粗的麻绳,竟然困不住一个凡人?
“上,杀了他!”它面色阴沉,发出命令。
再怎么样,它还有一众小弟,就算压也能把人压死。
它自己还未化形,掌握的法术少之又少,仅仅只有一个障眼法,仅对普通人有效。
那些村民,它也认为是愚蠢,被利用了都不知道。
本来它打算静修,直到化形成人的那天,可机缘巧合下,那群村民将它当作了大仙。
并且还有建立庙宇,每日上香供奉。
后来慢慢胃口增大,施展障眼法吓唬村民找来活人,供它食用。
再后来,这种食人的习惯,被那群村民搞成了祭祀。并且还认为小孩子对大仙才最有用。
然后便施展一些小法术,让村民以为是它显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