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晴鳶
小說推薦落晴鳶落晴鸢
打的太贵了,反正时间还早,天都还没亮,坐公交车过去吧。不是,这也太堵了吧,车完全动不了,明明很短的距离,死活等了半天,而且公交车甚至连站台都靠近不了。不过离开这段路就好多了。车上大多是老人,车也很老旧,还很颠簸,让人不禁联想到瑟瑟秋风中仍挂在枝头的枯叶。这趟公交可以直达,倒也省去了换乘地铁的麻烦。
上次只是从北站下车出来,严格意义上的来说,其实这才是第一次来北站,自然要拍照记录下。哈?学生票得去人工窗口进行资格认证,行吧行吧,倒也不是多麻烦的事,而且我来得早,也没有多少人在那排队。这就是大型车站吗,视觉冲击很强烈嘛。在检票口附近挑了个人少的位置坐下。星月是下午的车啊,还以为可以见上一面呢,可惜了。开始阅读《上帝笑了99次》。尽量减少对手机的依赖,宁可闭目养神,不过貌似真的睡着了。
很好,这次成功将箱子放上去了。看了会儿沿途的风景就又闭上眼睛了。车上有小孩哭闹是真的烦。感觉没过多久就到站了。
也对好,重庆确实算是省外地区。直接在出站通道上布置核酸检测点,但一火车的人都堵在这可不是什么好办法,其实年轻人都还好,大都安安静静排着,可那些中老年人啊,脾气大的很,一直在骂咧,还死命往前面挤,我直接差点被撞倒,甚至翻栏杆插队,一个二个跟火药桶似的,一点就炸。活生生排了一个小时才走出来。
时间过分充足了,坐公交换站。还好我临时改签把车提前了一小时,不然还得在那等更久。在二楼窗口这望那边十字路口,有种超然的感觉。一中还是不让进。这校服,应该是南高放假了。
《明朝那些事儿》完结,但事先没看过,纯靠听觉,真的没记住什么东西啊。开始听《三体》,咦?怎么一来就是汪淼,难道那些敏感的东西不让播?
好吧,快递还是我自己去取的。在保安室翻了老半天,才在最下面找到,还以为又丢了呢,这么说来,以前那些我以为丢了的快递是不是也是这样被压在一堆包裹下了呢。良品铺子这火辣大满贯礼包真心不错。
讲习所寒假宣讲稿撰写,什么玩意哦,我可以拒绝吗,我宁愿不要这一学分。
又梦见给了我次机会重新备战高考,而且这次还算如愿。
沐浴在阳光中预习做笔记,将那些自己认为比较重要的东西誊抄下来,但尝试了一次后就不想再来第二次了。
染卡,复刻不了那张夕雾了,不仅是技艺上的,还有承载的情感。照猫画虎,这水墨山水倒也有那味。
纸嫁衣三·鸳鸯债,天边的太阳升起了,我的太阳却落下了。这次讲的是一对笨蛋情侣的故事,或许彤彤还在,毕竟那可是他们的暗号啊;还有个彩蛋,少平跟梦嫣再相逢了。玩了后不敢睡,闭眼总会浮现那些东西,尤其是莫黎站车顶那幕,当时真的是吓了一跳。突发奇想,我可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接班人啊,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,于是便用意念凝聚出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,来,你们跟它来对峙,我先去睡了。
OPPO,VIVO,雪王,三足鼎立。
因为代浩天要照顾在生孩子的亲人,所以只有李宏伟成功被忽悠到蓬安来了。还要我一大早去接他。。。上午在锦屏那相如故城,也太垃圾了吧,很多地方都还没有修好,建筑材料堆得到处都是,而且这附近也没啥人流量,估计这些门面也很难承包的出去,感觉修这玩意完全就是钱多了没处花。就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呗。为啥把垃圾桶摆放处修的这么像公交车站台。。。回县城里吃午饭,还是这边的物价好啊,吃那么多串串,去取了两次,连盒子都塞不下去了,两个人也才150。5.0分四星风景区龙角山,自然是要去的。先游玩的嘉陵江畔和周子古镇,一路上可劲忽悠他买姚麻花,然后再去爬的山。他说他恐高,便没带他走前面那长阶梯了,途中还叫我拍了些照片发给他。可惜时间仓促,只是大致走了一遍,没能带他去逛那些年久失修的小道。总的来说,这次蓬安之旅很不完美,作为东道主,甚是失败。
四叶草没了。
不行,吃的实在是太多了,半夜想吐。
《亚当斯一家》,怎么说呢,这种哥特荒诞风,对于初次接触的我而言还是蛮新奇的,有人陪着一起疯,生活才有趣。
光遇开挂,天女散花,云野被龙撞,强行伊甸献祭,不去封那些开冥龙挂的挂狗,而是禁开守护挂的挂哥,有被无语到。庆幸且遗憾,我没遇到。
我们放弃了繁衍
虚假的根本停不下来:炫迈;真正的根本停不下来:砂糖橘。但他们就不担心会上火吗。
最后一个晴天,回去爬小锣山,并顺便看看以前那地方。新路已经修好了,还往上喷了层沥青。我还以为是搞城镇化建设呢,结果征地拆迁只是为了建饲料厂。这边的路荒草丛生,这片土地曾承载有很多过往。谁还在这搭了个土地神庙啊。一碗水还是未能回归清澈。芦苇束、小树枝,这就是乡下男孩的快乐。中间、右边的路都走过的,这次尝试下左边的路,沿着牛脚印一路向上,已然回到了中间那条路。在树林子里钻,正好《三体》听到了红岸基地那部分,很是应景。原来这些东西并没有删,只是换了个位置讲述而已,此外,还配置了专门的环境音效如开关门、爆炸这些,这点就很赞。已经中午了,还好买了些零食背着的。开始熟悉起来了,当初六年级我们就是走的这段路,并在这个位置野餐,可惜当时走到这就停下了,没能登上去,其实已经不远了,唉。那户老人家还在啊,与狗对峙,小心翼翼挪过去,居然有种斗牛的既视感。小锣山也变了,那些佛像都翻新彩塑了。其实它一直都这么小,只是如今我长大了,所以感觉它更小了。带着莫名的惆怅离去,兴许这是最后一次来这了。又从另一边看曾经住的地方,依稀找出些许过去的模样。
跟二爸坐客车去三坝吃婚宴,居然没那么晕车,震惊。在冷风冷雨中吃凉菜、喝冷饮,他们都不怎么动筷子,我也不好意思一直吃。看着这一桌接一桌的敬酒,愈发恐婚。还好,吃完没多做停留就回去了。
将谢婷婷错认成谢娜娜,连头像不一样都没反应过来。
边境突围,貂蝉没被禁,就玩貂蝉,被禁了,就玩东皇,而复活模式是不会禁貂蝉的,借此一举大红。
《十二生肖》,放在现在来看,感觉更有趣了。如果龙叔当初真以这部电影为关门之作就好了。
又折了枚枫叶,这次成功将叶柄折出来了,但。。。好像没那么兴奋了。
不能去看那些带有评述性的评论,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些人的三观是多么的无语,我点举报都点不过来了。
试试重生路不从先祖那经过、不去接受永久翼,出去后能不能成为无翼,看来是我天真了。
没有一个男孩可以笑着离开理发店,只能说还好我的头发长得比较快,可以在开学前恢复的七七八八。
人生中唯一一本同学录,这还是当时毕业以来第一次翻看,给看emo了。可惜,我没能成为他们祝福中的样子,可惜,有些联系再也回不到曾经了。
学习PS,卡漫上色简直是要逼死强迫症了。
闪暖春节活动,虎神花妖之恋,凌吾,煊煊瑞虎威/瞳瞳云虎跃,云昙,一梦昙华/一念清姝,恭喜秦衣第二次入围新春阁,可惜依旧是非凡,红尘漫卷/沧海流歌,鹿明还真是只存在于春节啊,累充套,鱼跃新岁/锦灯新岁。许愿的花妖,只是这掉率有点低诶。月娘完全就另一个叶索既视感,也是离家出走的富二代。
给凯凯过生,顺带蹭了块蛋糕。经过一学期的节食,体重下降了近二十斤,再接再厉。
正好最近在听《三体一》,宣讲稿便以三体游戏应付了事。
还是让我在路上开车了,完全不敢提速。
能事先说好别变卦吗。
本来不打算抽春节阁的,但看了剧情后,瞬间心动,将近两万钻瞬间嚯嚯光,连卡带球都有了,还差个大裙子,想方设法扣钻。花妖的声音很好听诶。
腊月二十三,打扫卫生,厨房是重中之重,全是油污,满是灰尘,去油污剂用光了一瓶又一瓶,忙满碌碌了好几个小时,午饭相当于是中场休息,搞得我明年都不想回来了。
挑战《招魂二》失败,转战《憨豆特工》,无厘头,图个开心就好。
开小号养永无,雨林神庙那怎么都上不去,最后还是拜托代浩天带我上去的。
折雪花,细节没处理好,不如之前那枚。
OK,东皇大红,虽然我弄不死别人,但别人也弄不死我,所以基本上每次都苟到了前五。
《开端》,无限流,《源代码》既视感。关于我的冤种室友出门买书结果领回了结婚证这件事。
光遇几轮复刻下来,先前补偿的一大堆蜡烛和我自己肝的又空了,但没办法,谁叫白棉裤、搓澡巾人气高又这么难复刻诶,可惜前些时间的武士裤复刻错过了。
PS班有人想加我微信,美其名曰互相督促学习,咋感觉是想要钓鱼呢。
帆船有了。
梦,她坐我前面,按规矩得在她那背英语作文,其实我并没有记住,以为她不会认真听的,就胡编乱造试图蒙混过关,可她在听诶,虽然让我过了,但也把我乱扯的那团圈了起来。
继骂叶文洁的,评论区弹幕里又出现了一大堆酸庄颜的,都不想怼她们了,关弹幕保智商。
婚礼,坐在音响旁,耳朵都要震无了,居然还放《victory》
难得雨停了,正好新也放假了,又去龙角山玩。画圣广场上人很多,卖东西的、喝茶的、打牌的、打球的……也见到了几个漂亮姐姐。新吐槽去年没考好肯定是没去上香的缘故,这次特意拉上我去龙角寺上香,去佛前许愿。人生第一次吃棉花糖。将近晚饭时,来玩的人更多了。
晚上在舅舅家吃过晚饭后就去逛永辉超市了,人非常的多,尤其是商品区。在那挑了半天的阿尔卑斯,荔枝、柠檬、树莓这些口味可不常见。
雷叔叔睡我那房间,那我睡沙发好了。
花手联盟,摇子荣耀,喊麦精英,仙桥飞车,腾讯,可真有你的啊。
花妖套集齐复苏,这可是三春节唯一一套集齐复苏的闪耀套。仙希那套也齐了,可惜没有复苏球。宁可给我天鹅球,都不肯给我天鹅套最后一件吗。
真心不喜欢父系这边的上坟,因为每次都要下跪磕头,母系那边的只用作揖就可以了。没有距离的亲情就是一盘散沙。
逛街,夜景,看来只是把主干道两侧的外墙给翻新了而已,不过看上去确实华丽了很多。小美女们就是喜欢逛街。
禁燃禁卖烟花爆竹,连鞭炮也不行。那群小朋友还在那搞聚餐啊。
这次的年饭是在我们这办的。
朝在火车站做志愿没空,倒是把羽约出来了,他没怎么变啊,他现在也搬县城里来住了,其实上次放他鸽子后一直很内疚的。边逛街边闲聊,在新华文轩驻足良久,又去精品店走了一圈,感觉这些东西没以前好看了。祝榆铭也来了,现在已经是一个大帅哥了。又逛到了永辉上面的恒丰国际去,这里面还有个游戏城啊,不知道这里的电影院开的起来不。这是蜜雪冰城的新歌吗,浓浓的廉价感。
蔷薇之心够了,香香已经大红基本上不会再去玩了,其他几个都是勇者品质,所以毫无疑问,眼下只有换优雅恋人。
不可能看春晚的,继续在外面玩。昨年过年广场上满是烟花爆竹的烟雾声响,孔明灯比群星还要璀璨,今年再也见不到这些了。
毛铎樽居然给我发新春祝福,有点意外啊。他说她感谢我喜欢过她,确实离谱,算了,反正都过去了。
今年有时间,春节档电影肯定是要去看的,虽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,但依旧不能阻挡我的步伐。这什么阴间排档啊,《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筐出未来》尽是清早、中午、半夜这些点,看来被压票房并不是空穴来风。虽然是情侣放映间,但也是可以只买一个人的座位的。剧情紧接筐出胜利,并且很燃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镜头,看的我都想去打篮球了,里面还有很多东西是只有我们这一代人才能理解接受的。期待以后还会继续出电影。相较于《水门桥》,我还是倾向于《狙击手》,把羽拉了过来一起看。一眼就认出来了鑫,或者说,是认出了她的眼睛,但当时我正要进放映间,就没有向她打招呼,再说,我当时那副淋雨后的邋遢样子,也不好意思去相认。看来那个QQ她还在用啊,跟她发消息还收的到回复,虽然因此观影时分心了,但还是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,电影一来就直奔主线,几乎没有任何铺垫,从头至尾就只讲了那场伏击战,就只讲了那个爱哭鬼的成长,只是最后那一段感觉有点突兀,此外,张艺谋导演,那必然是视觉的享受,不会出现眼睛疲软的状况。可惜,我们这边结束,鑫那边已经开场了,没能好好见一面。还在下雨,冒雨去书店玩桌游,看来桌游这个圈子也是博大精深啊。
最快乐的还是跟人聊天。
折蝴蝶,用胶水粘合后,效果好多了,呈立体状态。
范马勇次郎仲尼,《抡语》,既来之则安之,既然来到这里了,就安葬在这里吧。
禄是在藏宝礁加的;林是在遇境加的,但他不回我火,就把他给拉黑了;年,是位有趣的灵魂,一起跟先祖跳舞,一起点烟花,一起叭叭叭,都商量好用链接加好友了,可惜串线了,中间也串了一次,吓得我大叫了好久,不过之后又串回来了,失而复得,可惜,最终还是失去。
恒丰,游戏城玩,主要是两个小家伙在玩。笑死,夹娃娃根本就夹不起来,那些人是怎么把那个大娃娃弄到手的哦。这些地方漂亮姐姐就是多,有个妹妹超好看,心动款。
今年在饭店吃的折耳根都是叶子那截。
晃晃悠悠将河舒街道走了个通,去静姐家烧烤。本来是想跟新去雁家坝耍的,可一看地图,实在是太远了,就算了,而他又要去县城里拿东西,被同学扣下了,所以没能来参加我们的烧烤。可怜两个小家伙头一天挑烤串可起劲了,结果跳热了感冒了来不了。我们自己烤都给烤焦了,还是得专业人士上场才行。折腾了一下午,倒也吃了很多烤串。
房间内的小灯坏了。
《风云之雄霸天下》,跟电视剧相比,删了很多剧情,改了很多设定。
早知道就不推辞了,大老远走过去又回来。
搭配赛第333名,还是第一次这么靠前。
冰墩墩成国内新顶流,缝纫机都踩冒烟了,盼盼、福娃、海宝等过气网红表示,这只是暂时的。
父母、舅舅他们回去了,就只好我带爷爷去医院了,被插队了,解释不清,我认栽。唉,人老了是真的不好受,年前才住了院的,现在这情况其实也需要入院观察的,可要不了多久我也要走了,家里就婆婆一个人,根本照顾不了。像我这样的家庭,真的是病不得啊。
女足得亚洲杯冠军,男足呵呵啦。不过以我们这体育教育来看,其实很正常。
年前天天背单词,过年那几天放松放松,结果年后收不回来了。
2月8日,霞谷毕业,此时石像还没刷新,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直接冲,如今我也是有菇菇的人了。
中韩网友对线,笑死个人,完全没杀伤力嘛,跟调情一样。
梦,边境玩到千渊后,可任意两两自由组队,英雄选择有很多是表情包自制的,游戏模式是众多小游戏,第一轮是赛跑,己方两人和对方两人从泉水直线出发,看哪方先越过中线;第二轮小游戏是什么忘了;第三轮是遛纸,拴着一袋纸在校园里逛,要打卡13处,并且其中11处必须是不同的类型。
我不适合听课,听PS网课都能睡着。
爱衣,青葱的恋曲/初绽的心语,校园恋爱,为什么嘴角会禁不住上扬。卡面是真的好看,可惜没抽到。搭配赛更新,叶维冬,乔尼的花园/乔尼的心愿。
瑶、云中居这情人节皮肤已经不能单单用草率来形容了,完全没有购买的欲望啊。
网暴美羊羊,这些人是吃饱了撑着了吧。
故技重施,李白大红了。鸣剑·曳影的bgm搞得我也心动了,但我可兑换不起。诸葛的典藏皮肤联动桃花、时雨的大招特效,可玩家并不买账。
抖音终究还是失去了芒果君?不!他带着耶路撒冷强势归来杀疯了。
收集图片,继续去年夏天的事业。
代浩天、杨宁来蓬安玩,当然是去爬龙角山洛,这财神楼,我以前也没上来过。至于午饭,就在山上吃了点烧烤垫肚子,那香菇一股酸味。。。如果是前些天的话,这儿还会有很多漂亮姐姐。那处卖石头画的是倒闭了吗,这几次来都没见开门。第一次吃冰糖葫芦,没把籽籽剔出去,就很影响口感。去逛金街——蓬安仅有的小吃商业街,差点迷路了,还是靠导航才找到的。买了杯古茗和一些小串,本想找那家冒菜店的,无果,那就只好吃螺蛳粉去了。时间不够,不然还想带他们去夹娃娃。
给两个永无小号用体型重塑魔法,想让他们变矮变可爱些,结果都变高了。。。明明我以前使用,第一次都是变矮来着的。。。
梦,灾难监测系统证实,即将发生一起由地震引起的巨大灾难,单位通知群众立即撤离,时间紧迫,赶紧走人,有人拿了贵重物品就走,有人还在想方设法拿别人落下的东西,偏偏这时还降大雨,我本来买好车票去取票的,但车站里排队的人山人海,又想到还有东西没拿,便改签回去拿东西。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,怎么跟她认识的呢,记不得了,好像是她兼职官方式招待什么的,她陪我回到家后,本来转身就走了的,又回来敲门,在半开玩笑,相互调戏中居然真还进来了,后来啊,我们在各类游戏中魂穿,与各个影视人物相遇,最后,烛光的氛围中,我们顺理成章地走到了那一步。
强制自己睁开眼睛记录下这些梦,但愿长梦不复醒。
情人节,纸船变粉色千纸鹤了,花环、玫瑰面具到手。春节福利14蜡烛5心过去了,不用像前几天那样天天带着两个小号各跑17根蜡烛肝爆了,不过也得亏于此,我才能这么快霞谷毕业,雨林也快了。
继续看完了《招魂二》,开着弹幕就没有那么恐怖了,但这电影居然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而且还有真的录音,别吓我啊。
禄原来是为高二的小妹妹啊,还是理科生。果然,先前她一直以为我是女的。
西政华政又落选双一流了,学校当自强行不通·,还是得靠我们自己来。
开始剪视频了,图片不够啊。
梦,冰墩墩是进入考场的资格凭证,那我可就完了。
前天出去玩了,现在腿肚子都还是痛的。
元宵,新,湘放假,他俩貌似死灰复燃了,空间发说说好久不见并附上合影。朝拉我去南充找他们玩。早餐在饭馆吃的米粉,这肉也太少太小了吧。车站里的这些应该是中学收假的吧。他俩还没起来,我跟朝往一中那边逛,还参观了圈仁和春天,有些东西变了,那家烤鱼店、奶茶店没了,多了个街舞厅,还有些以前没见过的饭店;有些东西没变,吉布鲁依旧在那。这天气穿这件衣服有些热。杜平在学校值班,一中不让进,便跟他在校门口寒暄,并拍了张合影,就只有张琼来看望了老师的吗。新骑着小电驴来了,去后门那吃干锅,亏我还想点大锅,结果我们三人连中锅都没能吃完。骑青桔在路上飙,花了好些时间才适应那突然的加速度,骑了79分29秒,18.4公里,估计被很多司机给骂惨了,可那种追风的自由真的很棒诶。哈,他俩开始撒狗粮了。密室逃脱,鉴于大家都是新手,所以选了个不恐怖没NPC的剧本,还没进去就被其他本的玩家暗中嘲笑了。没经验啊,完全是靠提示做完的,而且那道具简直了,击球二十下,击打了一百来下都没反应,深蓝色弄得跟黑色一样就算了嘛,还拿个浅蓝色来整我们。1227这边潮男潮女实在是太多了,不适合我这个土狗来,放眼望去,还有很多南高校服的,新,湘吐槽感觉跟在学校一样。本想去DIY的,可那价格实在是太贵了,剧本杀我们的时间来不及的。夹娃娃,我不会,我懒得参与,但。。。
在那居然好巧不巧的遇见了她——我不愿遇见的人。我本以为我已经认不出来了可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啊;我本以为再遇见我可以若无其事、笑着打招呼的,事实上我做不到,只能假装没看见她。余光中她出现了两次,她应该是看见我了的,不知道有没有认出来。她身边有个男生诶。落荒而逃,跟丧家之犬一样,还是无法正视那段过去,刺,依旧在。
到车站刚好检票。车上开了空调,很燥热。陈祝下午也在1227那边玩吗,她放的早,因为征兵,收的也早。
还是必剪好用。
《驯龙高手三》,眼睛一方,龙王白当。场景超美,尤其是万龙巢那段,如果能多出点就更好了。
玫瑰纸鹤,耗了三个小时,废了十几张纸,依旧还是翻车了。
我做了一场很长的梦,梦里全都朦胧模糊。
《帝国的毁灭》,希特勒最后的疯狂。战争,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原谅的。
衡水桃中事件,这是场少年与资本间的战端。
为了凑图片,我甚至去我的世界建了座房子。这个图我很满意,有雨林、竹林、海洋、沙漠、丛林神殿、海洋神殿。
不该去动桌面那相册的。
《海市蜃楼》超好听!
雨水这天果然下雨了。
这都第几次梦见高考重来了啊。
勇者支援中心魔王城支部
掌握土、火试炼速通。过年这段时间萌新很多诶。
变友谊的巨轮了耶。
这才多久啊,音浪入侵就复刻了,我都复苏了,真就是帮我省钻呗。女鹅加了些对话。
《百鸟朝凤》,传统民乐的衰落,唉,他只想要四台,他应该是十二台,最后只有一台。专门花了30元在电视上放给爷爷婆婆看。
长得帅的深情叫张万森,长得不咋的深情叫燕子你别走。
我也有2022奥林匹克杯了诶。
舅妈带凯凯过来,爽爽在广场捞鱼,我出去找她玩,结果下雨了就只能在亭子里等雨停。下次相见就要等好几个月后了。
还是有点舍不得,真的有点舍不得。
梦,跟新、静姐、婷姐,还有其他很多人,翻山越岭郊游,一路上还烤了些野味吃。这应该就是很久之前梦见的那个南充新商业中心了吧,确实很繁华。
低配版川崎玫瑰,染上金粉,效果会更好。
《放牛班的春天》,治愈与救赎,阴郁的泥沼里也能开出花来。难得的将片尾曲也听完了的电影。
还以为天黑了,因为我某句话不对,像以前那样又被抛弃了呢,连图片都做好了,虚惊一场,但还是得警醒,情绪已经失控了。
会暴风眼一阶段瞬切直飞了。
这空调开了三个小时才运作,冻死我了。
2008:大家都来看我。2022:只是我,崽种;2008:饭菜还可口?2022:野猪吃不了细糠;2008:有什么不对的还望多多担待。2022:我的规矩就是规矩!冬奥限定小樱花。
我在抖音追《超兽武装》,已有的事,后必再有;已行的事,后必再行。
PS阶段检测作业难死我了,很多东西不会用,还是得自己真正动手才行啊。
成都疫情,我的车延迟了,只能改签,还好候补成功了,不然还得坐汽车去南充。
2月24日,雨林毕业,青斗成为新宠,断网献祭就是舒服。接下来肝暮土,任重而道远。
闪暖主线终于更新了,时隔将近一年,信鸽音乐节总算是来了,两位女王牵手了诶;菲德尔也有立绘了;这次居然不是老墨在搞破坏;莉莉斯要接见灰灰草,我几乎都忘了她们曾是同一个人了;没有新神使的消息,按理来说,信鸽该有一位神使的。还出了个非凡阁,讲两位女王对这次音乐节的筹划,不得不说,呕神走了后,莉莉斯的业务水平真的是噌噌噌往上冒。奥菲利娅,月咏弦歌/月夕弥歌,莉莉斯,音之旋舞/音之星语。明明许愿的奥妹,咋出的莉莉斯的卡。
四级过了,超及格线99分,远远高于我的预期。
做核酸,刚好到我这就停了。。。
还是把那本疯狂阅读美文卷给买了,以此为契机跟杨婉盺聊天。
What?是太久没更新了吗,怎么搜不到我的日记了,之前禄还看了的。说番外篇涉嫌违规给屏蔽了,什么鬼玩意儿啊。
世界并不和平,之前西方就各种说俄罗斯会如何如何攻打乌克兰,连具体时间都透露出来了,囔囔着届时会如何如何抵制,结果现在真打起来了,只来了个灯光线上支援。
少年终究没能战胜资本,没办法,不团结,总有些事后诸葛亮自诩理智说自己不跟风、跳出来搞分裂,更多的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眼旁观,舆论的力量其实一直都很分散。
流量用光了,必须得花钱再买。
打算换个平台写日记。
开始第二学期的日记。
鉴于先前那个箱子软壳,有些小,且轮子有问题了,所以又新买了个大的。
《超脱》,要想救赎别人,但也先得把自己给救赎啊。
《上帝笑了99次》完结,案例太多,根本来不及好好消化,得重看,得细品,放下急功近利。
将音乐中间减去了一段才堪堪适用,不断的调节踩点位置。空间压缩视频实在是太恶心了。
收拾行李,将染卡、折纸这些也带上了。
光遇新季节表演季物品被吐槽缝合,白鸟2.0对我其实并没啥吸引力,不过那些号贩子估计脸要绿惨了。
专门走之前才洗的头。
不是,你插队就算了嘛,咋还把电脑给卡死机了,我就只是认证个学生资格而已啊,幸好我来的还算早,还等得起。
先前还没认出来是鑫,倒是她先把我认出来了一直看着我,她的眼睛还是那样迷人,她在泸州。缘啊,在同一个车厢,座位也挨得很近。车厢里基本上都是返校生。以后我们就真的是有缘再见了,毕竟我跟她整整六年没有过任何联系,以后估计也不会有。
这趟车是专门南充发往重庆北的,不用再跑南充北站去。车上漂亮姐姐很多,但我大多数时间都在闭目听书,而且好几次还差点睡着。真的不能打开评论区,里面搞性别对立、东西对立的一大堆,还有以言情、玄幻的标准来看科幻的不可理喻者,甚至有些人看都没看就道听途说乱云,真就是越是无知,越是掷地有声呗。果然,在路上的风景是最美的。
坐公交耗时最短、花钱最低,所以何必去挤地铁再换乘呢,那边下去的通道已经人满为患了。只是。。。这公交咋来的这么慢呢,等了约莫有半个小时吧。满满一车全是行李箱,人都没处站了,看来下次得挑个人少的时间段回来。
去年没时间看与贾莹过年期间的聊天记录,后来换手机,消息全没了;今年有的是时间看与敖僮瞳的聊天记录,但我真的会去看吗?
学校到了,那么我的又一篇日子翻页了。
暮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