罪啓
小說推薦罪啓罪启
王启看到桑树下坐着一个个小孩,腰间別着斧头在那傻笑,好像在跟什么东西说话。走近看,样子熟悉又陌生。
“哎呀,这不是小胖子吗?”王启惊道。
现在已经不能称呼他叫小胖子了,因为他已经瘦到皮包骨头了,两眼无神,流着哈喇子就在那傻笑。
看到王启才恢复一点精神,冲着他摆手。“王启,来,给你介绍几个朋友,他们挺好玩的。”
“啊?哦。”王启挠挠头。
小胖子认真的给他介绍起来。“它叫魑,它叫魅,它叫魍,它叫魉,哎呀,它们跟你一样高呢,前两天看它么才这么点大。”
说着小胖子比划起来,不过王启腰间那么高,也就两尺,现在都三尺多了。
何無恨 小說
王启感觉肩头一沉,有什么东西骑在了自己的肩头,但是看不见了。
“完了,怨鬼开始上我身了。”王启伸手去抓,可惜两手空空,什么也没有,耳边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,精神恍惚了一下。
王启一股威压散发,念诵皇道经文强行镇压,那些小鬼只是脖子一缩,嘻嘻哈哈的声音消失了,有些胆怯,但是依旧骑在他的脖子上。
小胖子呵呵笑道:“它们在跟你玩呢,看来很喜欢你。”
王启看不见对方,而且对方一直骑在自己肩头,摸又摸不到,这令他很不爽。
“你们给我下来!”王启大叫道。
听到王启的叫喊,四个小鬼更加兴奋,直接爬到王启的头顶之上。一个架一个叠了起来,有个眼尖,手伸了很长,居然直接穿过衣物将画卷都偷了出来,拿在空中显摆。
王启看到画卷,立即说道:“我昨天遇到一个有趣的大叔,或许他们会很喜欢。”
说着王启掌中凝聚符文,爆发一股吸力抢过那幅画,小心翼翼打开,然后笑嘻嘻的指着那个瞎眼提灯的人。“就是他!你们细细感应一番就能看见他。”
小胖子也好奇的准备查探,结果被王启拦住。
“咦,咦,咦,咦。”四个小鬼扒在王启的后背上,忍不住探出脑袋,脖子拉出一米多长,发出四声惊咦,结果被吸了进去。
王启看见画卷上闪过一道光芒,后背轻了许多,知道它们进去了,匆忙将画卷起,用画绳死死封住。
“嘿嘿,让你们好好陪他玩玩,你磨他,它磨你,无论谁能磨过谁,都对我有好处。”王启暗道。
言情 小說 總裁 限
小鬼一去,小胖子跟回魂了一样,身体打了一个寒颤,虚脱的倒在地上,加上浓重的黑眼圈,现在跟鬼一样。
“吃,我要吃。”小胖子开口就要吃的,看来一定是饿惨了。
王启将小胖子背起,快速向家奔去。“等回到家,让你吃个够。”
村长得知王启用画卷镇压了四个小鬼,立即将他训斥了一顿,王启不得不打开卷轴将它们放了出来。
四个小鬼也不在嘻嘻哈哈了,看到王启就像见了阎王一样,缩着脑袋嗖的跑的没影了。
接下来的日子四个小鬼算安分了,小胖子回去躺了几天,每天好吃好喝的,结果比原来又胖了几斤,个头也长高了不少。
小胖子也安分了不少,因为村长告诉他,那几个小鬼还会出来缠他,只有修为强大才能降住它们,才能让它们听自己的话。
一听到修炼,小胖子都快哭了,可是为了自己保命,一边修炼一边吃,这还挺有效果,半年时间就突破了三百脉,即将踏入开元境。
王启倒是惨了,因为偷看了画卷,每天都逼着进入墙上的画卷之中修炼,同时也能增强自己的魂魄强度,要不然真如那人所说,他连见他的面都不可能。
王启每日还要锻炼体魄,背着三万斤的巨石行走百里,开始时只能缓慢的行走,村长拿着铁拐在后面抽他的屁股,疼的巨石差点脱手。
晚上,村长就独自坐在院子中的树下熬药,采下几片叶子做药引,强行给王启灌下后,让他继续修炼皇天地道经。
半年时间,王启已经能背负巨石在山岭间飞奔,一拳能有四万斤力道,一跃能有百米高,初步掌握风,土,水三种符文,在开元境也算是顶峰一列。
村长又一脚将他踢进矿洞干活去,每天都要拉出数百车废渣,一次能拉一串矿车,跟个泥猴子似的。
王力则是沉迷于炼器之中,感悟符文秘力铭刻在器物之中,手掌也不在稚嫩,布满了老茧。偶尔站在山巅眺望,观看天地大势,斗转星移之象,按照经纬神道经记载以符文演化阵法,时常与啊丧相互讨论心得,自身也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整个村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,村长的眉头越皱越紧,在推算着时间,血鬼王传承传下后,就剩他这藏魂王一脉了。
如今他已经老迈,四肢不健全,也需要一个传人了。即使王启天赋惊人,但是人无完人,灵魂修炼方面并不突出,村中也没有适合的人选,看来只有外出寻找了。
天边翻起滚滚乌云,这是大劫将起之兆,看来天罚又要来了。
“王昊!”村长呼喝了一声。
kissxsis
小胖子身上的肥肉一颤,匆忙的跑了过来,也就他这身肥肉耐揍,现在的他已经七岁了,到了不能再称呼外号的年龄了。
“走,修炼斧法去!”村长说道。
一个月后,一场大雪飘飘而下,由于王昊每日都要猎杀妖兽锻炼斧法,村子里面早已储备了足够的食物,晶石也是足够。
“我们父子两将阵法稍稍增加一下,这样不会出现破裂的情况了。”啊丧说道。
他们在村子内部又增加了数十个铁柱子,形成了数十个小护罩,原本的阵法是由黄龙柱子做支撑点形成了一个半径为百米的护罩,现在里面多了小护罩顶着,虽然没有原本大护罩那么繁奥,可是也牢固了不少。
看着外面洋洋洒洒的细雪,地面白了一片,孩子们真想冲出去尽情的玩耍,他们从没有在雪地里滚过。
雪越下越大,一个时辰后下起了雪团,一个雪团有成人拳头那么大,中间还夹杂着拳头大的冰雹,在护罩上弹跳,噼啪作响。
隔着护罩都能感受到阴冷的寒气。“这下又不知道有多少生灵被冻死了。”
呼~一只巨大的身影从空中掠过,巨大的翅膀撑开,像是一片乌云垂落,轻轻一扇,浓厚的乌云翻卷,云海卷起万丈狂涛。
“哇!这又是什么生灵?”村民们都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“像是一只蛾子!”有人说道。
可是这个蛾子也太大了,凡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蛾子?这可比那九十九条雷龙大多了,在它面前,雷龙就像蚯蚓一样。
村长皱着眉头,他曾经在罪罚之地游历,听到过一则传说。传闻仙界裂开遗落一桩至宝,而那桩至宝就在罪罚之地,每隔一段时间仙界与人间界之间的屏障会变得很薄,那时都会有神通广大的仙灵在这短暂的时间下界找寻。
“什么样的至宝会令仙灵都要冒险下来?”
村长摇头,他也不知道,毕竟是传说,年代久远,如果知道具体是什么,恐怕早就被人夺取了吧。
仙界有那么恐怖吗?光是一只蛾子就有这么大!
不光仙界在找,就连凌虚皇朝也在寻找,不断降下灾劫,那些大罪之人也在寻找,企图推翻皇朝,要不然也不会称这个地方为罪罚之地了。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,突然天空发出一声巨响,声动整个罪罚之地,群山隆隆作响,天空被强行撕裂了一个大口子。
仙帝归来
“哦,天啊,又有东西下来了。”罪罚之地上众人惊呼。
“不是一次只能下来一个人吗?这么仙界疯了吗?”
凌虚皇朝那边同样有一双眼睛越过地府关隘,注视着罪罚之地,那双眼睛是一对法宝所化,如苍天开眼,可以观视天地。
一道身影如火红色的纸片飘落,携带星雨急坠,顿时冰雪消融,气温极速上升。纸片撑开化作两扇薄薄的翅膀,每一扇同样像一朵巨大的云彩。
翅膀一扇,烈火席卷天地,烧遍诸天乌云,整个罪罚之地的天空变成了火红之色。
“蝴蝶,是一只蝴蝶!”
“是谁放它下界的?那些人想干什么?”天空中传出一声怒吼。
默闻勋勋 小说
“是仙人发怒了!”罪罚之地众人惊呼。
他们第一次听到仙人的声音,是从空中的裂缝处传出的,他们变得激动不已。
“仙人啊,是真正的仙人啊!原来世上真的有仙!”
“仙人怒了,传说是真的,罪罚之地有仙界至宝!他们在争夺。”
罪罚之地变得更加的疯狂,以后恐怕会有源源不断的修士涌向罪罚之地,不顾一切的寻找,只为那一个字:仙!
裂缝闭合,不代表着它们上不去,因为天地还处于相对薄弱的状态,即使薄弱,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突破的。
“我要成仙!”
罪罚之地深处传来一声怒吼,一位老天神站了起来,目光如火炬直透天地,想要看到仙界。